80后走四方,深圳打工网
80后走四方: 网站首页 > 八卦爆料 >

张松桥背景创业故事,28岁开发加州花园43岁成为重庆首富

作者:zhangsongqiaobeijing
张松桥在重庆开发的加州花园

  张松桥背景后台和创业故事,28岁开发加州花园,43岁成为重庆首富。张松桥发家史,张松桥和许家印是牌友,张松桥会帮许家印吗?张松桥在重庆出生,16岁去香港。张松桥祖母在香港去世,去香港继承遗产。后来,张松桥在香港找到发财门路,倒腾电子表。
 
  www.blhzsf.com了解到, 1964年7月,张松桥出生在重庆一个普通化工厂工人家庭。6岁时,他进入了天原化工厂子弟学校读书,12岁进入附近的重庆六中读初中,和同龄人生活无异。
 
  张松桥去香港是在1980年,16岁的张松桥遇到了一桩天大的“喜事”,这件事也成为他命运的转折点。当时他远在香港的越南华侨祖母离世,按照老人的遗嘱,身为长孙的张松桥继承了部分财产。
 
  中学还没毕业的张松桥凭着这个机会来到了灯红酒绿的香港,后来有传闻这位祖母给张松桥留下了多么庞大的遗产,其实也未必。
 
  从他后来回到内地只能从事价值并不高的电子表业务来看,可想而知那笔遗产也谈不上多丰厚。
 
  没有人脉也没背景的张松桥在香港度过了两年,终于找到了自己的生财之道。
 
  80年代,来自香港和海外的电子风靡全国。成本仅数元的电子表走私到内地,能卖到几十甚至上百元。
 
  头脑灵活的张松桥很快意识到商机,他利用自己顺利来往香港和内地的身份,开始了贩卖电子表的业务,并逐渐发展到倒卖一些电子产品。
 
  这期间,张松桥不断往来香港和内地,靠着数年的经营已经积累了一大笔财富,也积累了不少人脉,野心开始大了起来。
 
1、
 
  80年代,香港经济发展神速,房地产业蓬勃发展。各类大亨靠着炒地皮、炒楼花赚得盆满钵满,已是香港人人艳羡的成功人士。
 
  张松桥也很眼热,想通过炒地皮再发笔横财。可惜他那点钱和人脉在只看实力的香港房地产市场,毫无竞争力。
 
  1991年3月,时任中央书记处书记的李瑞环来重庆视察。
 
  当时,重庆还没有黄花园大桥,也没有五黄路。虽然江北机场开通,火车北站也在修建,可很多老重庆人还是觉得渝中才是市中心,江北就是郊区。
 
  这样的观念使得重庆渝中地区人口高度密集,已经不堪重负。独特的山城地理结构使老城区的住房条件多少年都没有大的改观,十几个平方老屋住一家三代比比皆是。
 
  这时,重庆政府正在南北几个方位寻找新的规划方向。
 
  听取汇报结合实地考察后,李瑞环对重庆方面提议:重庆应该往北发展嘛,那里平坦,修个50万平方米的住宅,解决老城区的居住问题。
 
  李瑞环早年学的城建专业,对城市规划和管理很有心得,他的建议确实很中肯。
 
  重庆往南,过了巴南直接就是云贵高原,往东是铜锣山,往西是缙云山,唯独夹在两山之间渝北是一片平缓的地带。
 
  就这样,重庆政府在李瑞环的提议下一锤定音,做出了向北发展的决策。
 
2、
 
  第二年,重庆地产圈曝出个大新闻,一家名为中渝实业的房产公司在渝北拿下2000多亩土地,准备拿出800亩建设名为“加州花园”的高档小区。
 
  很多人觉得这家公司肯定在犯傻,毕竟渝北此时要啥没啥,想让在老城待了一辈子的重庆人去荒凉的江北买房,实在不是件容易的事情。
 
  仔细一打听,许多老重庆人大跌眼镜:这个加州花园背后的“港商”张松桥,其实是个地地道道的重庆人,而且才28岁。
 
  “张松桥,啥子港商哟,就是个重庆崽儿嘛!” 熟悉张松桥的人都知道,他早年只是在新华路上倒腾电子表和电子产品的“倒爷”。
 
  谁能想到年纪轻轻的他,居然能摇身一变成为了地产开发商。
 
  甚至还有人打听到,张松桥还有个身份,他是重庆最早上市的公司渝钛白的发起股东之一。
 
  不到30岁的一个重庆崽,靠着倒腾电子表居然赚了数千万搞房地产,还是上市公司的股东,这个能力和背景实在深不可测。
 
3、
 
  张松桥从香港回到重庆时,身边多了位好友曾维才。
 
  曾维才比张松桥更神秘,网上几乎查不到他早年的资料,只知道他和张松桥是做电子产品生意时结识。
 
  俩人都没有真正做过房地产生意,可这不妨碍两个想大干一场的人走到一起。他们联手创立了中渝发展,在重庆渝北区囤了2200亩地,正式进军重庆房地产市场。
 
  随着重庆政府开发江北的政策出台,加州花园项目也紧锣密鼓开工起来。
 
  因为项目规划太大,前前后后施工了数年,直到1996年底才全部竣工,并于次年初开始销售。
 
  1997年6月,张松桥迎来一个好消息,重庆被批准为直辖市。
 
  伴随香港回归的喜讯,重庆向北开发的宏伟蓝图也在加州花园开盘后的喧闹声中徐徐展开,均价1700元/㎡的加州花园很快售罄。
 
4、
 
  加州花园对重庆房地产市场来说具有划时代意义,它既是重庆历史上最大的高端社区住宅项目,也是重庆首个获得建设部全国优秀物业管理的小区。
 
  中渝发展因这个项目名声大噪,在龙湖、金科等重庆后来著名的房地产公司都没影的时候,俨然是重庆房产界“教父”级的存在。
 
  尝到甜头的张松桥随即又开发了“加州城市花园”“山顶道壹号”等房产项目,成为重庆首个将住房卖到100万平方米的人。
 
  加州花园在重庆的成功,正是张松桥的精明所在,张松桥在房地产市场赚取的“第一桶金”正是如此。
 
  重庆此时虽说作为全国住房制度改革第一批试点城市已经6年,但是对大多数重庆人来说,采光好,能有独立卫生间的房子就已算是相当不错的住房条件。
 
  虽然高层住宅小区在重庆并不鲜见,可加州花园是重庆首家规划配套了物业管理,建设有保龄球馆、商场、学校以及银行的综合性住宅小区,住户可以在小区内享受到所有基本生活设施服务。
 
5、
 
  张松桥开发的加州花园可以说是对重庆房地产市场的“降维打击”,凭一己之力改变了重庆人对“高档住宅”的印象。
 
  他没有选择去沿海城市开发,正是因为这个概念在“北上广深”早已有人做了,并无竞争力。
 
  说白了,张松桥只是将香港以及沿海房地产中并不新鲜的社区概念,引入到了信息相对滞后的重庆而已。
 
  不过,年纪轻轻的张松桥能拿下当时谁都不看好的地块,这份胆识实在叫人惊叹。
 
  只是此时的人们还不清楚张松桥这份魄力和资源,到底从何而来。
 
6、
 
  张松桥在重庆相继开发了汇景台、重庆大学科技园、中渝科技楼等多个大型房产项目,总投资达数十亿元,回报也极为丰厚。
 
  很多资本眼热中渝发展如此赚钱,想跟着一起投资分杯羹,可张松桥的副手林孝文得意地对外宣称:“我们手上的资金充裕,融资问题不是我们主要考虑的因素。”
 
  张松桥也不是和钱过不去,只是他想换个方式赚更多的钱。
 
  2006年底,张松桥将中渝发展以33亿元的价格,出售给港股上市公司确利达完成借壳上市,随后更名为中渝置地。
 
  汇丰银行等诸多资本入股中渝置地,张松桥手上的资本实力不断增强。
 
  2007年,43岁的张松桥以164亿元的身价登上胡润房地产富豪榜,成为重庆首富。
 
7、
 
  中渝置地上市,张松桥旗下不仅有渝钛白、中渝置地,还有上市于1984年的渝太地产。
 
  算起来,1984年,20岁的张松桥还在港渝两地走私电子表,显然还没这个实力。
 
  事实上,渝太地产前身是香港彩星集团,张松桥之前买过其股份,这也是他不知何时玩的一出“借壳”把戏。
 
  如此年轻,又看似毫无背景的张松桥怎么就能叱咤重庆和香港两地的资本市场,实在令人捉摸不透。
 
  因为靠着房地产发家几无失手,张松桥“重庆李嘉诚”的名号自此被叫响。
 
  不过,此时的张松桥,名气在香港可能更大一些。
 
  此时的他已是渝港国际、渝太地产、港通控股、中渝置地等4家在港上市房企的实际控制人。
 
  也是通过香港媒体的报道,人们这才发现,张松桥不知何时已悄悄坐上了香港新世界主席郑裕彤的牌桌。
 
8、
 
  郑裕彤喜欢打牌,尤其爱玩“锄大D”,固定牌友除了儿子郑家纯,还有杨受成、刘銮雄,以及新加入的许家印,这个小圈子被人戏称为“大D会”。
 
  许家印此时还没成为“许首富”,为了恒大香港上市,每周风雨无阻来郑府打牌。
 
  一帮大佬玩的是纸牌,背后谋划的却是一个个资本局。
 
  2009年,张松桥与郑裕彤、刘銮雄、杨受成等人出席了恒大在港的上市投资推介会和庆功酒会,他旗下的中渝置地还参与了投标。
 
  许家印的恒大刚刚起步,而当年的重庆崽儿张松桥已然是不折不扣的香港大亨。
 
  能坐上“彤叔”的牌桌,说明张松桥也绝非普通人。
 
  他曾先后花了数亿港元买下金庸曾经住过的山顶道1号屋地、渣甸山包华士道1号以及太平山顶的歌赋山道1号等八处豪宅。
 
  其中为买下香港最著名的山顶道75号“何东花园”, 张松桥总计花费51亿港元,光税就缴纳了12亿,创下香港豪宅交易纪录。
 
9、
 
  张松桥在香港买的豪宅和物业太多,以至于房子失窃后,自己还不知道,是所在的物业公司帮他报的警。
 
  能买下如此众多的香港顶尖豪宅,只能说明张松桥实在“不差钱”。
 
  张松桥通过渝太地产拥有香港西区海底隧道37%的经营权,香港隧道及高速公路有限公司37%的股份,香港驾驶学院70%的股份以及香港快译通35%的股份。
 
  可以说,香港交通运输业有一半的产业都被张松桥收入囊中。
 
  张松桥能快速崛起,这背后究竟是不是“大D会”牌友们的扶持和交易,谁也说不清楚。
 
  不过,他与妻子张朱秋慧还有个叫Nexus Capital的私募基金,表面上以慈善和赞助等方式购买、拍卖大量艺术品。实际上,这个圈子里全是香港的名流,早为他在香港构建了一个更为庞大的关系网。
 
  张松桥左手渝太地产,右手中渝置地,横跨香港和内地房产市场,在香港风光无限,却在内地极为低调。
 
10、
 
  中渝置地土地储备从400万平方米涨到了1400多万平方米,通过在重庆、成都、贵阳等多个城市开发高端房产项目,已是西南地区举足轻重的一家房地产公司。
 
  不知是不是深谙“闷声发大财”的道理,除了上市公司必须公开的信息和数据,国内媒体中几乎找寻不到有关张松桥的更多信息。
 
  即便中渝置地在整个西南已如日中天,可张松桥在其中基本属于隐身状态,所有事情几乎都是站在台前的曾维才在操作。
 
  或许如此,也或许得益于强大的人脉,后来的“渝钛白审计案”,以及曾维才涉及的重庆某专案,他均能毫发无损。
 
  2013年,中渝置地的销售额达到了97.75亿元人民币。
 
  也是这年,随着国土资源部出台了平抑地价的政策,李嘉诚随即开始大肆抛售内地地产,内地的房产热开始降温。
 
11、
 
  张松桥反应神速,中渝置地几乎是一夜间从早年的“买买买”变成了“卖卖卖”,抛售速度之快和程度之大令人瞠目结舌。
 
  从2013年年底,中渝置地以14.25亿元转让照母山地块开始,几乎每年都在抛售手里的内地资产。
 
  到2016年年底,原来1000多万平方米的土地储备居然卖的“一寸不剩”;2018年10月,中渝置地在内地的物业项目完全清空。
 
  粗略算下来,中渝置地短短三年抛售了10多个地产项目,总共套现100多亿元。
 
  事实上,这点钱也就是中渝置地一年的销售额,由此可见张松桥的离场决心有多么义无反顾。
 
  当有人问张松桥是不是也要学李嘉诚“跑路”,他暧昧地一笑回答: 我们有很多投资在做,我私人也在做,你们都不知道。
 
  张松桥跟着李嘉诚有样学样,在内地不断抛售套现期间,已经开始了进军英国物业的步伐。
 
12、
 
  张松桥在英国房地产市场一系列“乾坤大挪移”,更是令人眼花缭乱。
 
  2016到 2017年两年间,张松桥四度出手,斥资170亿买下了伦敦利物浦街的酒店Travelodge、伦敦帕丁顿火车站附近的写字楼One Kingdom Street、伦敦地块Nine Elms Square(九榆树广场)以及金融城最高大楼Leadenhall Building(利德贺大楼)。
 
  虽说张松桥效法李嘉诚也来到英国一路“买买买”,可俩人的投资方向还是有很大的不同。
 
  李嘉诚来英国大多数买下的是电力、天然气等能源类项目,以及码头等交通项目;而张松桥几乎都是抄底一些商业性较强的写字楼和地产项目,其手笔之大连英国人都咋舌。
 
  拿利德贺大楼来说,这栋位于伦敦金融城内的大楼于2013年竣工,租金高达4.02亿英镑/年,是整个伦敦租金最高的大楼。
 
  2017年5月,中渝置地以11.35亿英镑现金买下利德贺大楼全部股权,还顺手接纳了一笔1270万英镑的负债交易。
 
  这笔交易不仅刷新了单一资产收购最高纪录,更成为中国企业在英国房地产行业最大的收购案之一。
 
13、
 
  张松桥买下尖沙咀彩星中心、中环世纪广场两栋商业大厦,耗资40多亿港元。
 
  2018年,他旗下的中渝置地又通过持股完成了对香港九龙湾傲腾广场的收购。
 
  一年之后,中渝置地又发布公告称,投资1.8亿英镑参与伦敦Whiteleys Centre(怀特利购物中心)改造及重建项目。
 
  比照中渝置地那几年几乎颗粒无收的亏损状态,靠着做“洋包租公”的张松桥从海外房产租金已净赚2亿多人民币。而且手里的物业还不断增值,比买入时赚了近一倍。
 
  从写字楼、住宅、再到商场、酒店,张松桥的投资覆盖了伦敦黄金地段几乎所有物业,成为英国知名的“中国地产大亨”。
 
  不到十年时间,张松桥在香港、英国、澳洲等地耗资数百亿买下大量高端物业。香港能排上号又能买的顶尖豪宅,也几乎都被他拿下。
 
  2020年,56岁的张松桥以200亿身家名列《2020胡润全球房地产富豪榜》第93位。
 
14、
 
  张松桥能顺利抛售内地物业转战海外,张松桥还是要感谢许家印。
 
  张松桥撤离内地时,大部分的地产和物业项目几乎都是由许家印的恒大集团接手。
 
  这或许因为在“大D会”牌桌上,两人惺惺相惜。
 
  对许家印这份“情谊”,张松桥也是投桃报李。
 
  恒大在2016年打算100亿收购盛京银行时,张松桥作为股东坐镇其中,使得许家印顺利拿下盛京银行。
 
  同年6月,张松桥追随恒大许家印的脚步,又斥资40亿港元买入万科H股,掺和进万科股权之争。等恒大退出万科股权后,张松桥紧随其后立即抛售手中的万科H股股权。
 
  2019年,恒大提出开发汽车项目,张松桥又亲自来到瑞典恒大NEVS总部,为许老板站台。
 
  一对牌桌上的好友,彼此生意场上有来有往,正所谓“有钱齐齐搵,有难齐齐当”。
 
15、
 
  张松桥抛售完内地产业之后,因为手中无粮,到2016年整体收入和盈利同比跌了80%以上,唯一的盈利全是靠持有的海外资产。
 
  就在大家都认为张松桥从此将重心彻底转移到国外时,他又通过一系列增持举动重归人们的视野。
 
  从2018年到2019年,张松桥对中渝置地增持上百次,10亿多港元;同时他又增持渝太地产287.4万股,涉资717万元。
 
  人们此时还在怀疑,这只是张松桥为应付二级市场对冲做的资本手段而已。
 
  可随着张松桥的持续增持,中渝置地和渝太地产在内地房产市场卷土重来,再次布局新的项目。
 
  2018年,中渝置地宣布在西安、成都、株洲等地开发新的房产项目。
 
  2020年7月,渝太地产以溢价39.9%的20700元/㎡的楼面价拿下成都高新区地块,刷新了成都住宅土地最高成交单价。
 
  2021年4月,渝太地产又以9.03亿元摘得达州两宗商住综合体地块,用于建设会展中心及酒店等项目。
 
16、
 
  张松桥善于和各类人打交道,也更善于充分利用人脉资源。
 
  张松桥旗下公司老总曾维才,不仅花费146万“维系朋友”,更与政商界朋友私人飞机豪华游,可谓豪气冲天。
 
  张松桥在重庆发展时,重庆市公安副局长文强表示,从2001年至2007年,自己曾先后7次收受中渝地产副主席兼执行董事曾维才约146万的款项,称曾维才是自己的多年老朋友。
 
  146万款项,不仅有给文强儿子的留学学费,还有给文强出差的出差费、搬家的搬家费,称得上渗透到了文强生活的方方面面,是实实在在的“老朋友”。
 
  张松桥在香港时,曾经陪同特首曾荫权等十多名政商界知名人士,乘坐自家值逾3亿港元的GulfstreamG450私人豪华飞机,前往泰国布吉游玩。后又出席澳门超豪游艇之旅,生活可谓相当奢靡了。
 
  不过,张松桥的这些朋友运气并不好。2009年文强因为严重违纪落网,次年被执行死刑;曾荫权则于2017年被判公职人员行为失当罪,在香港高等法院被判囚20个月。
热点新闻图库
美食小吃图库
搞笑图库